海底捞告诉你:一切都不是真的

328次阅读

8月29日晚,《福布斯亚洲》发布新加坡50大富豪榜单,原籍中国四川的海底捞老板张勇以138亿美元(约192亿新元)身家,击败位居榜首10年的远东机构黄志祥和黄志达兄弟,成为新加坡首富!


第二天,海底捞股价持续上扬,创下了历史新高的37.95港元/股。尽管此后几天,海底捞股价开始震荡回落,但是截至9月13日收盘,海底捞的总市值依然达到1908亿港元,这一体量,已经超过了太古地产、龙湖集团、恒基地产等港股地产企业。


值得一提的是,如果计算上2016年从海底捞拆分,并在港股上市的颐海国际市值(截至9月13日收盘为487.9亿港元),该公司主要业务为火锅底料以及调味品,最大客户为海底捞,那么整个“海底捞系”港股公司的市值将达到2395.9亿港元。截至9月13日收盘,恒大的市值为2363亿港元。


在A股的海天味业市值超过万科之后,同为“消费白马”的海底捞系港股公司,市值也超越恒大,而2395.9亿港元市值,在港股的所有房企中仅次于万科(3140亿)与新鸿基地产(3396亿)。


不仅市值超越了港股中的多数地产公司,而且市盈率不仅远超同行,甚至比起许多万众追捧的科技公司,也有过之而无不及。通常市盈率是资本市场衡量上市公司估值水平的主要依据,一家公司的市盈率越高,则意味着市场对其公司的成长性预期越高,反之亦然。


Wind数据显示,截至9月10日收盘,海底捞的最新市盈率为85.3倍,颐海国际的市盈率则为70.7倍。作为对比,同样在港股上市的连锁火锅企业呷哺呷哺的市盈率仅有24倍,而作为港股科技公司代表的腾讯控股,市盈率也仅有32.2倍。


有媒体评论,在新加坡整体经济呈下行态势下,海底捞的逆势上扬,似为人们萎靡的信心注入了一剂强心剂。而在国内,这些年经过媒体的不断渲染,海底捞已近乎一个神话,其光焰之浓烈,不仅普通消费者,甚至连不少业界名人也在自觉为其站队。这也使得我们迫切的需要走近它,想要了解它究竟是家怎样的公司。


01

三次失败创业经历


海底捞现老板张勇是四川简阳人,初中毕业上技校,技校毕业进四川国营拖拉机厂做了一名普通的电焊工人,工资90元。有一天,听到同院的阿婆卖烧鹅成了万元户,也动了创业发财的念头。不过,电焊工作没丢,只是搞点副业。


他先是看到博彩生意十分红火,张勇就借了5000块想去买一台博彩机(就是今天的扑克牌游戏机),可谁知在去的长途巴士上,被人忽悠着买了一块假金表,5000块钱(一说为1200元)就这样打了水漂。在当时这应算一笔不小的钱,要抵上他几年工资。不知他家人有没有说他。


第二次是跟人倒卖汽油,当时汽油是要凭票供应,他这生意究竟怎么做的,由于媒体报道语焉不详,到现在也没搞清,只见大多数报道是这样写的:他也举着“收油”的板子在路口等了三天,一滴油都没收到不说,反倒被十多个司机啐了一脸吐沫。


第三次,张勇做起了当地人熟悉的麻辣烫生意一毛钱一串,说张勇很快赚了一万多人民币,其实单弄就要弄几十万只,不过就这点辛苦钱却被发廊的一个姑娘盯上了,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恋爱的结果,当时该算巨款的1万多弄的分文不剩。


爱情失意的张勇终于痛下决心。1994年3月,张勇一举辞掉电焊工作,开始开办火锅店,并叫来好朋友施永宏,其女友李海燕一同帮忙,4张桌子、1口锅,开始了他们的创业历程。


02

掀桌干合伙人做老板


火锅店名叫“小辣椒”。虽然张勇父亲是农机厂的厨师,但他根本不会炒菜。张勇曾在某个论坛上讲起过:“我不会熬汤、不会炒料,连毛肚是什么都不知道,店址选得也不好。但我左手拿书,右手炒料,边炒边学,可想而知,味道一般。”为了让生意火起来,他只有在服务上做得更好:刚开的时候,不知道窍门,经常做错;为了让人家满意,送的比卖的还多。结果,客人虽然说我的东西不好吃,却又愿意来。


几个月下来,“小辣椒”在当地终于站住了脚。而一个爱吃火锅的小姑娘因为常来,最终成了张勇的女朋友。爱情的甜蜜让张勇很快花光了手头的钱。经济再度窘迫的他搞点大的。


“把钱都拿出来吧,我们这次开一间正规的火锅店。”张勇说。舒萍和施永宏、李海燕三人共同筹资8000元,每人25%的股份。而此时的张勇身无分文,也获有25%的股份。


火锅店开了,而张勇还为新火锅店取什么名字犯愁。一天,他老婆舒萍正在打麻将,这时胡牌了,恰好是“海底捞”(四川麻将术语,打牌的最后一张胡了)。张勇灵感突来,就叫“海底捞”。


刚开始,“顾客来了,大家凭着自觉性干,客人走了,就喝水聊天打麻将。”赚钱了,四个老板分四份一起赚;赔钱亦按比例赔。这种模式简单,看似公平,但在遇到坎要做出决策时,往往会出问题。张勇觉得“这样的队伍不能走得长远”,必须要有一个人出头。


《中国企业家》杂志曾讲述过张勇当上经理的故事:一天下午客人走后,舒萍和李海燕同两个姑娘又支开了麻将桌。此时,张勇提出要开个会。女人们战意正酣,没搭理张勇。本来就不喜欢打麻将的张勇,突然把桌子掀了。外人走后,张勇把掀翻的桌子翻过来,脚踩着散了一地的麻将开始开会。张勇说:“一间正式运作的公司,必须要有经理,我决定我当经理。”张勇的意思是,一家店必须有一个人当主心骨,负责统筹管理火锅店的运营,其他人协调分工,这样才能提高经营效率。


面对这种近乎污辱的逼宫方式,他老婆舒萍不说了,自己人,两个合作伙伴施永宏夫妻竟然都同意了,令人意外。


更意外的还在后头。2004年,张勇提出让自己的妻子舒萍和施永宏的妻子李海燕离开公司,只做股东。三年后的2007年他又让施永宏也离开海底捞,并以原始出资额的价格从施永宏夫妻手中购买了18%的股权。2007年,张勇夫妇成了海底捞68%绝对控股的股东。


当年那次被动的股权转让,也让施永宏“如鲠在喉”,有媒体曾问及施永宏怎么会同意张勇这种“强盗似的豪夺”?施永宏回答是:“不同意能怎么办,一直是他说了算。


《中国企业家》评论道,张勇对待施永宏的做法,让人很容易想到卸磨杀驴。但当我们把它放到海底捞整体运行的大背景下,不难发觉,这样做不仅是正确而且是必须的,因为在竞争红海的餐饮企业,要想生存下来,经营者必须要有果断的杀伐气质,这样才使企业具有逆天的效率与惊人的执行力。这是海底捞要想成为一个现代企业必经之路,阿里巴巴对18 罗汉的创始团队的清退其实也是如此。


至此之后,张勇对海底捞有了绝对话语权。


要说的是,现在的海底捞除了张勇担任公司董事会主席、执行董事,近年,另外三名创始人也悉数回归海底捞,舒萍和施永宏担任公司执行董事,李海燕担任监事。


03

并不顺坦的扩张之路


简阳大本营稳住了,张勇也独揽大权,他又开始了别的心思。1999年,一位西安顾客在海底捞用完餐后被其服务打动,鼓动张勇把海底捞开到西安去,并在第二天为张勇买好了前去西安的车票。


于是海底捞走出简阳的第一站,选在了西安,因为西安那边有人愿意和海底捞合作。但合作后的西安海底捞头几个月接连亏损,眼看母公司简阳辛苦积攒下来的老本赔个精光。在犹豫着还要不要继续往那边注资时,一个年仅21岁的曾经的优秀服务员杨小丽站了出来,主动要求去西安。经过慎重考虑,张勇答应了杨小丽请求,同时断臂求生,果断要求合伙人撤资。


被充分放权的杨小丽带着创业般的热情来到西安。发现那里还是没人知道海底捞。急的实在没办法的她只能印了一摞海底捞的小广告,四处张贴。谁料却被城管抓起来了,营业执照被没收,还要交600元罚款。开张3天,只做了3桌生意的杨小丽在城管那里哭了四个小时,最终被放了。


广告不能贴,他们就抱着保温壶四处给人送豆浆,到公交车上给人推销,直接到街上抓客人。就这样一桌桌的从街上硬拉来了西安海底捞的第一批顾客,只要客人进了店,海底捞的“逆天”服务就不难让人“上瘾”。就这样,短短两个月,海底捞奇迹般的扭亏为盈了。进了店的顾客对海底捞的特色服务也很买单,就这样海底捞在西安站稳了脚跟。


随后两年,海底捞开始了异地复制,首先瞄准了北京。可海底捞刚进北京租第一家店面的时候就被骗了300万,那是当时张勇所有的现金,可对方据称有强劲的背景,在京城这个人脉背景深似海的地方,像他们这些小百姓是绝对不能指望这笔钱会讨回来的。


当时负责的主管经理急得两天吃不下饭,甚至想要找黑社会出面解决。张勇听说后给他打电话说,你们就值300万?干点正经事吧。张勇后来对媒体说:“我当然心疼,那是我们当时所有的现金。不过,我真没怨他。因为我去租,不也要受骗吗!


2011年,张勇开始引进日本经营之父稻盛和夫的“阿米巴经营模式”,这是关于公司组织架构的哲学。将整个公司细分成所谓“阿米巴”小集体,并以量化赋权的形式,委以各个小集体经营责任,在模块化组织架构的同时,培育出更多具有经营者意识的领导者。


按这样的理论,海底捞将旗下的底料加工、物流配送、供应链管理、门店装修、餐饮人员培训等全部分拆。很快成效立马显现,自2011年以后,海底捞的异地开店速度大增。


据亿欧数据,2011年,海底捞门店数量为44家,到2012年,海底捞门店数量为70家,一下子新增了37家。


之后中间经历了“三公消费”限制政策出台、高端餐饮遭受重创,但海底捞仍然屹立不倒。


截至2018 年底,海底捞有餐厅466 家,包括430家境内餐厅及36 家境外餐厅,均直营。2017 年起,公司加速开店,2017 年新开98 家,2018 新开200家(关店7家),预计到2020 年,将超过900 家餐厅。


作者:和道和阿米巴商学院 修订1.0 2019-01-15

和道和专注阿米巴系统培训课程,11年来超过十万学员在此获得系统阿米巴模式方法。

阿米巴课程已融入到心学体系、实学体系、落地实战体系、阿米巴核算体系等。

欢迎添加助教微信:hdhamb001,马上获得各行业企业落地案例。

cache
Processed in 0.006365 Second.